閒逛博客來的時候,看到關於《成年孤兒》的文章 還有這篇

突然像是提醒我今天早上做的夢境,搖頭否認並不代表內心的失落可以否認掉。

也許是昨天晚上有點出血,我與Johnny都很緊張擔心寶包,但也只能靜待早上去婦產科一探究竟。

在突如其來的意外/挫折/不如自己想像的狀況發生時,我似乎都不容許、不願意擔心/失落諸如此類的情緒發生。

媽媽也是如此,她很少表達憂慮,即便她的眉頭深鎖,卻還是不肯承認她其實是焦慮體質。

也許我也無形中將這個特質連同DNA深植在身體裡。

所以今天早上夢到她,在夢裡我哭著對她說:「為什麼都不接我的電話?」

她只是無能為力且無語的面對著我。

我還是持續的說著同一句話,潛意識告訴我,所謂不接電話,感覺是找不到管道可以跟她說話,可以問她問題,讓充滿無助的我留在這個世界上...

 

從媽媽發生意外到離開,不過一個禮拜的時間。

就如之前我所說的,在面對意外來臨時,我們家很少明顯的深陷在情緒中。但後來我才明白,並不代表那些情緒不會反撲、沉澱到靈魂最深最角落的地方。

否認 (denial)、憤怒(anger)、討價還價(bargaining),並壓抑內心的沮喪(depression),接受(acceptance)

失去親人的五個階段,我比較像是跳來跳去,而非一個階段接著另一個階段個感覺。

我有時會憤怒,憤怒明明知道失去母親有多痛苦的媽媽,卻也在短短時間內讓我承受這樣的痛苦。

更不用說常常浮上心頭無窮無盡的沮喪。

有時也告訴自己只能接受它。

我常常在想,比起發現癌症,經過重重治療,可能要經歷失去求生意志,母女摩擦最後告別等等過程,和這樣意外死亡,卻連真正告別的機會都沒有,時間重來的話,我會選擇哪一種?

事實是,時間無法重來,生命也由不得我們選擇。

也許這也不是她可以選擇的。

 

在死與生,母親與孩子之間的擺盪,能夠提醒我媽媽一直沒離開的,只能將她給我的,我再給予我的孩子。

就如文章中所說的,混雜過往的記憶,才是我們真正的告別——父母過世之後,我們才真正成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 Footnotes ]

過氣少女廢歐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