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這接近一百個日子,養成了寫日記的習慣。

雖然沒有到固定每一天都寫,但是也不至於讓自己偷懶太多天,剛開始總覺得沒什麼好寫的,甚至不自覺的報喜不報憂,連自己都覺得奇怪?

自己寫給自己的日記,為何還有顧慮?為何連抱怨都不敢寫?透過日記,會發現很多以前沒發現自己的小秘密

也一面記錄下書裡或電影裡特別的句子,令自己印象深刻的句子總是好像有特殊默契般的,有類似的氣味。

也許那就是我身體/心靈需要的養分,透過生活中這樣一點點一滴滴的注入身體裡,只用雙眼看很容易遺忘,透過指尖寫下來,似乎才真正屬於自己。

就像身體缺水了,總不能用看的吸取水分吧?

 

而寫寫東西的確也會讓人比較沉澱,好好想想一整天以來發生了什麼事。

分享一個我自己的小習慣是,我會在日記某一欄記下『today's good thing』,什麼只要感覺好的事情都可以寫下來。

天氣很舒服/頭髮終於長到可以綁高高/在路上跟一隻貓對看了很久/與另一半約會喝咖啡...

也許看起來是很不起眼的小事,但曾經讓我的心情開心了一下下,那麼就值得被記錄下來。

有時候再回憶起來,就覺得很有意思,每一天也沒有那麼的雷同毫無意義。

11

寫日記的後遺症:跑去一分之一工作室買更多的相關文具和日記本。

  

最近也讀了許皓宜的 與父母和解,療癒每段關係裡的不完美這本書,從媽媽走後,我發現面對我與父母的關係已經近到無法逃避的地步了。

以前好多難以理解,也無法開口問的問題。也在部落格出現好幾次的自問自答。

例如我總是習慣看大人的臉色,長大後總是對氛圍特別敏感、覺得自己從未讓父母光榮或滿足是自己的錯...

透過這本書好像都慢慢找到解答,並且理解父母那時為何這麼做,有時候並不是他們「不要」而是「不知道」,因為他們從小也沒有受到被尊重、被肯定、被愛的感覺,所以又要怎麼付出這些呢?

父母往往是透過自己的父母,以及自己如何被對待,去愛自己的孩子,因為這是最直覺的方式。也是他們唯一懂的方式。

原來獲得滿足的愛不是見常見的事,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小時候被父母責罵或是看似被遺棄的記憶,可見父母有多麼不好當?

當我慢慢理解,並且接受父母也是一般男人女人,父母的個性也是有個自己的缺陷與不完美,因此他們也相對無法給予毫無缺陷的愛(儘管他們已經付出了全心全力)的時候,我對於他們的不能理解與憤怒好像減少許多。

對於自己擁有對父母的這些情緒,我也曾經懷疑自己,是否這樣對父母「不孝」?

但我相信與我一樣擁有對父母充滿矛盾情結的人一定比比皆是,只有真正解決這些情結,才能毫無保留的愛他們。

如果可以毫無保留的愛人,誰又想扭扭捏捏心裡充滿不安疑惑?

 

比以前花了很多時間在思考,比以前花了很多時間在跟自己對話。

甚至藉由寫日記的方式,寫信給自己。有一些話是我從來沒有告訴過自己的,但寫下來之後的我,卻覺得如此重要的話應該要常常對自己說。

「我知道妳很努力了,妳真的做得很好。」

「無論妳以前受過什麼傷,妳都會擁有更強壯的我陪伴妳面對這些傷口。」

「我原諒我的父母親,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如何愛我,而不是不願意愛我。」

...

 

很多都是與父母和解,療癒每段關係裡的不完美 裡的練習,不光只是寫這些文字而已,他會留些空格以填空的方式,讓閱讀的人依照自己的情況寫下想對自己說的話。

 

有時候寫著寫著就流下淚來,原來我們最需要的就是自己原諒自己,自己陪伴自己,自己給自己力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 Footnotes ]

過氣少女廢歐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