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說的是…

 clara copia_copy6  

突然覺得人生啊緣分啊真的是很奇妙的事物。

生活在同一個城市的兩個人,曾經那麼要好,甚至能夠發現自己的朋友的朋友和他的朋友也有相關聯,那種隱隱中有莫名的牽引。

卻在兩個人毫無關係後,這份牽引也跟著斷了。

好像屬於兩個人的神秘魔法失靈,那神秘的傳說也跟著失去傳承不復存在。

即便我們看得見的肉體近在眼前,但靈魂或那份隱密的磁場驟然分離。

有些人在遙遠的國度也可相遇,而我們卻經過彼此住家,卻也見不到面。

那麼相近,卻又如此遙遠。

 

 

最近只要上班時,或是坐公車無聊時,就會打開音樂apps :Spotify,聽古典樂。

隨便鋼琴或是小提琴,甚至是奏鳴曲,甚至著魔到把電話鈴聲換成韋瓦第的「冬」。

小時候學了鋼琴、畫畫、作文、書法、數學,當同學都在看電視玩電玩時,我在一個又一個補習班間穿梭

曾經有埋怨過媽媽,為什麼學那麼多東西都不能像其他小孩一樣到處玩?

現在,我突然有一些些了解了。

這些或許都無法讓我變成音樂家、畫家、作家更不可能是數學家,

但是至少能讓我比別人多一些機會接觸世界上美好的事物,有更開闊的心和觸角了解那些價值。

那些畫作和音符之所以可以流傳幾百年,無論世界改朝換代,從唱盤到收音機,錄音帶到CD PLAYER一直到mp3時代,科技日新月異,

卻不改他們的美好,我想其中必定是有原因的。

開始上了色鉛筆課,發現畫畫時,我的眼裡和腦海裡,只有線條和色彩,以及那樣被我描繪的事物。

那些流淌的線條、交融的色彩,

很單純,很美好。

 

 

前幾個禮拜晚上睡覺時,夢到我出了一本散文集。

現場應該是新書發表會之類的場合,眼前好多人,我既興奮又有點緊張。

與台下的人分享我多年的夢想終於成真,

我機哩瓜啦的,以為是站在TED的舞台上。

一邊聽著自己的心跳撲通撲通,一邊看著大家的眼睛,盡力想傳達那深藏在內心裏30年的溫度。

眼睛一睜開,是一場夢,我惶然若失。

一直想追求些什麼,明明生活如此愜意,也不失擔憂。

卻總為了該做出什麼些成績,說來可笑,想變成什麼somebody才算數。

也許是覺得自己不夠努力,所以放著目標讓自己不能太鬆懈墮落,嘗試做些什麼事情,嘗試自己的能耐能到哪裡。

所以還是繼續紀錄,雙手繼續打著,雖然或許沒有觀眾(也好),賽翁不失馬的話,或許也沒有後來的焉知非福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 Footnotes ]

過氣少女廢歐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amaaaaa
  • 我都有看啦
    我是觀眾啦
    出書啦我要去台北場簽名
  • 哈哈哈哈哈哈
    會被你笑死
    謝謝妳壓忠實觀眾

    過氣少女廢歐娜 於 2014/09/03 13: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