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8-9  

 

聽說今天會開始真正入秋,氣溫下降許多度,昨晚就把羽絨棉被傳好好,沒想到卻讓我一下覺得太熱,然後不蓋棉被又覺得太冷。

真是忽醒忽睡,掙扎了一夜,疑?好像是歌詞XD

預計今天陪媽媽去台大複診,確認之前所看到的子宮細胞狀況。

六點半起床後,又昏睡到八點,半個小時後匆匆出門,深怕自己睡過頭,才發現和媽媽是約十點半,幾乎沒睡的狀態下,恍恍惚惚。還好有坐對公車,才能一路順利到達在中山南路的台大醫院。

許久沒有上班時間坐公車,觀察著路人,觀察路邊的風景,搭配著今天入秋顯涼的氣溫,卻仍有一絲陽光,有種以為自己在首爾的錯覺。

 

因為太緊張,所以整個早到了整整一個多小時,還好隨身有帶書的習慣,再加上這禮拜就要考韓文檢定,於是把講義帶在身邊,即便沒有拿出來看幾遍,肩膀上沉甸甸的重量,應是當護身符作用。

在新院的一樓咖啡廳勉強提起精神吃早餐,並喝進第一口精神飲料。雖然買了雀巢咖啡機之後,對外面的咖啡已經沒有什麼很大的熱情了,並不是說外面的不好喝啦,因為自己習慣喝很濃的咖啡,而外面的拿鐵或卡布卻是牛奶比較多,喝不到我要的濃郁感。

很多人很害怕進入醫院,我倒是沒有特別情緒,可能自己太過幸運,並沒有許多在醫院痛苦或是生離死別的經歷,倒是有一些為了看朋友生了baby而到醫院。

所以醫院對我來說不盡苦澀,反而更多的是等待和手續繁雜的空白。

等待掛號,等待看診,等待照X光,等待驗血,等待報告出來,等待領藥... 等待或許真會磨掉一個人的樂觀與希望,以及耐性。

陪媽媽看完診之後,報告確認只是病毒,還不到癌細胞的狀況,連原位癌都不到(那當初到底是哪位醫生說是的??),陪同的阿姨開玩笑說,連保險都還不能領理賠的程度!

但避免病變以及滋長,所以還是要做個小手術切除。

陪同媽媽看診的兩位親戚,連同我和媽媽四個人在候診室忍不住喜形於色,因為總算是大石放下。

曾經罹患1A的其中一位親戚說她明白那種恐懼,經歷過拿掉卵巢和子宮的的這位親戚,本來在家族中就扮演"擔心以及想太多"的角色,不知道是因為這樣的經歷所以讓她有這樣的個性,還是是因為她有這樣的個性,所以容易患上癌症呢?我看著她似乎至今還驚魂未定臉色,遲遲找不出答案。

 

下禮拜的手術,今日先做一些準備作業:照X光驗尿等等,聽說即便是全身麻醉的小手術,也可以在半天後就可以出院,宛如什麼都沒發生過?

護士按表操課的講解手術流程,現在想到全身麻醉才開始驚覺是否應該害怕?

但我想媽媽與其捧著那似是而非的癌細胞每天生活著,還不如趕緊昏睡一場,就能和它分道揚鑣來得安心。

 

 

 

 

【廢歐娜's murmur】

在吃早餐時碰到一個奶奶,穿著頗為時髦,還畫上鮮紅色的口紅。比手畫腳的跟服務生說要一杯柳橙汁和"三角形的"蛋糕。

坐在我旁邊時,一會兒稱讚我的手錶好看,一會兒看我在看什麼書,接到一通電話,似乎是要去中山站附近學日文。

奶奶似乎過著閒適的生活哪,誰說老了就疲了乏了?我看她的生活正要開始呢。

 

 

創作者介紹

[ Footnotes ]

過氣少女廢歐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