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發現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就算使勁力氣的說著,喉嚨繃緊得像拉開變形橡皮筋,還是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一個字一個字都被吃掉了,被別人的笑聲吃掉,被空間微塵吃掉。

「停止!」她大聲這麼喊著。可周遭還是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似的。

「拜託妳們停止!!!」她的嘴唇動了一下。

可是就算用盡力氣,聲音好像踩著鋼琴中間那個靜音踏板……

無論彈奏得多麼用力,指尖都紅腫變形,卻還是刻意被隔了一層膜,無法滲入。

 

「哪!我說……」

「哪哪……」

周遭還是一片吵雜,怎麼我的聲音呢?

妳們難道都聽不見我在說話嗎?

 

「啊!!!!」終於停下來了。那些煩死人的聲音。

妳們,終於聽見啦?

 

一把美工刀劃開少女潔白的頸項,好似長出了一張鮮紅的嘴。

她的嘴唇如岸上的魚,努力想講些什麼似的不斷開闔開闔,最後,似乎是終於滿足的笑了。

 

 

 

 

 

 

 

 

昨天與朋友在永康街的咖啡廳聚餐,人聲鼎沸。

和朋友雖然坐得很近,卻需要非常吃力的講話才可以聽見彼此的聲音。

越聊越煩躁,於是在腦海裡浮現這個幻覺。

對於噪音的如忍度實在很低啊。

 

 

 

 

 

創作者介紹

[ Footnotes ]

過氣少女廢歐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