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Process 處理之相片(3)

 

昨晚去古亭捷運站附近的紀州庵聽了TAZZE主辦的這個講座,我好少參加講座,說實在的也不知道哪來的興致,應該是我五隻手指頭數的出來吧?

比起參加講座,舉辦類似活動等等經驗還比較多。可能是因為以前在媒體、雜誌、出版社,舉辦的見面會、粉絲會活動、簽書會等等實在太頻繁了。

這次會參加這個講座也是在TAZZE上看到的,覺得主題很有趣,再加上自己也曾經在時尚雜誌工作過,所以便報名了。

 

坦白說參加這次活動前,我壓根不知道紀州庵在哪裡,今天才知道有這麼一個地方常常舉辦文學活動。

講座舉辦在七點半,時間到了之後,小小的活動廳幾乎爆滿,還多加了許多座位,粗估應該有40幾位聽眾在這種要冷不冷說溫暖也撐不上溫暖的天氣齊聚一堂。

內容我就不贅述了, 相信屆時讀冊生活應該會彙整更完整的資料。

我只想談談心得而已///

兩位主講人用互相提問的方式進行,因為他們曾經是同事,第一份工作都在FHM,之後轉換跑道到文學雜誌或是其他時尚雜誌。

也提到了時尚雜誌和文學雜誌的最大相異,以及兩者融合處。

可以聽到在時尚界以及文學界有這樣長時間接觸的兩位侃侃而談,很多地方都讓我忍不住直點頭很有同感。

有個聽眾問他們,如何在這樣繁忙的工作中還能抽得出時間創作?

兩位都異口同聲的回答,在時尚雜誌工作後,長時間的工作時間回到家已經精疲力盡,晚上根本無法再寫出什麼,只好把時間往前挪,也就是犧牲睡眠時間,早起起床創作。

七點起床寫到九點再去上班...聽到這裡真覺得汗顏,以往我們可能都覺得作家就是在一個小房間裡,只留一盞小燈,桌上一杯威士忌,放著爵士樂,等待靈感降臨(這一段是高翊峰親口說的)但實際上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時間,而且即便這樣做,靈感也不見得會因此給你面子(笑)

但現實是,只要為了真心想做的事情,就必須有所犧牲,不過可能那就不叫犧牲了,畢竟是心甘情願的縮短了其他的時間。

座談會從七點半本來預計到八點半,欲罷不能的談到九點,真的是很有趣的經驗啊。

 

 

昨日晚上回到家已經快十一點,洗完澡晾衣服,喝了一杯黑麥汁,坐到書桌前傳照片...轉眼就快十二點。

本來想趁十二點前把作業交一交,可是想起兩位文學作家的談論,突然覺得不應該如此匆匆下筆。

於是又拖到今天早上了。

 

 

 

CrossProcess 處理之相片(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 Footnotes ]

過氣少女廢歐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