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2763

PIX:弟弟藉地利之便去法國,拍我的前世愛人。

老闆出差回國了,五天談了短暫的遠距離戀愛,只LINEskype聯絡,偶爾傳傳照片,看看吃了什麼東西,去了哪裡,看到什麼新鮮有趣的事情。

雖然晚上睡覺時有點空曠寂寞,除了異常的晚睡,每天都將近凌晨一點多入睡,還有一定要開小燈外(整個暴露我是惡人無膽體質),其實睡得還不錯。畢竟沒有一個"睡姿恐怖"的人在身旁,真的難得可以放心睡到天亮,不用時常被突如其來的手勁嚇到。

昨晚因為和之前同事去吃飯,一直到睡前才能夠好好的看看他。

敷完臉,收拾下東西,躺上床12點多,是我們"正常的"睡覺時間,在他哈欠連連間,還是迫不及待的跟我說發生了什麼事:同行出差朋友不但護照掉了,還在最後一晚大吵了一架,有點懊悔不該吵架的、買了一個不知道到底有啥用處的車上空氣清淨機回來、幹,在環球影城排隊也排太久了吧?妳有看到妳要的星巴克杯子嗎?那是最後一個,我跑了好幾家才找到,聽說是九月上市的,現在幾乎都沒了……

在久違的熱得發燙的胳臂裡聽著他說這幾天發生了哪些事,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甚至剛看到他"活生生"出現在眼前時,還會有種回憶湧現的感覺。現在說這些話好像意思是這幾天我給他忘記忘得很徹底XDD

說陌生是不是太誇張?可是真的有點嬌羞耶(誰跟你嬌羞)那種感覺應該是好像突然出軌(不是那種出軌!)一下下,然後又回到正常的軌道內。

我們平常生活也不會太過互相干預,但生活中有個羈絆或許就是如此,還是會想著對方在哪裡?晚上要一起吃什麼?

雖然之前說過我實在是很喜歡獨處的人,只要是看電視或是用電腦或是看書時,耳朵都是關閉狀態。聽不到也不想聽到任何聲音,反之,聊天就會好好專心地聊天,不想做其他的事情。

可是在同一個屋簷下,就算不是在同個空間裡,不時看到對方走來走去倒水上廁所,講電話的聲音,就還是會有「一體」的安心感,自然而然,也不可能說「我要去吃滷肉飯了,你晚餐自己處理吧。」然後就瀟灑的一個人出去吃飯。

所以可能也是因為這樣,在老闆出差時,總覺得每天都好多事情可以做,這五天的空檔才不至於覺得無聊(除了吃飯的時候),甚至覺得「嗯,下次說服老闆可以出差久一點哈哈哈」


我喜歡那種小小別之後的小陌生  ,也喜歡在一起時不用多言語的生活默契,儘管有些人叫它是「習慣」,但若兩個人都對它產生依賴,或是從中尋得喘息、慰藉的空間,習慣又有什麼不好呢?

 

 

 

 


創作者介紹

[ Footnotes ]

過氣少女廢歐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