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由自己的知識和經驗,去產生自己的價值觀的人,對我來說才應該是所謂的知識青年或是文青。

文青對我來說,如果去掉了實踐,就是個貶抑詞。』

 

文青,拆開來看就是所謂「文藝青年」。看書文藝嗎?文藝。但文青不只是看書就可以把自己歸為那類吧。
其實並沒有刻意要歸類文青或是非文青,畢竟文青除了可以招搖撞騙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外,似乎也沒有多大的好處可撈。畢竟現在都有AAA貨,真到連專櫃小姐都看不出的仿貨,遑論真假文青呢?

我想張懸所給文青下的定義,是對所有年輕人的期許。

 


『先去實踐,才有追求這個選項值得討論。
因為如果一開始你並不知道你想要做甚麼,那你要追求的東西,應該都只是你覺得看上去很美的東西,你看上去以為自己是同路人的東西。
那樣的追求基本上就是跟從。

跟從與追求是很容易混在一起的。』

我想了這段話很久很久。因為我開始想著自己追求的是什麼?突然發現一片空白,或是充滿著虛無飄渺的形容詞。也許就是她口中所謂看上去很美的東西。

但我相信有些東西是可以落實的,不是煙霧化的是有那麼點生命重量的。我們還是常被自己的眼睛及意識給騙了,以為自己很清楚在做什麼在什麼東西後面追趕著,然而一眨眼或是這麼一句話卻又打亂了,容易打亂的東西怎麼是結實的呢?

我們是追求生活的質量,還是跟從著群體追求生活的質量?

 

 


假設旅行,不要藉由消費或者是拍照,去看這個世界你新發現的角落,而是真實地去體驗走一段路,不要淪為瀏覽風景的經驗。

有稍微整理過這句話,完整的版本請看最前頭的影片。

其實我不覺得消費或是拍照有什麼不對,當然我猜測張懸也這麼覺得。只是當旅行=消費,或是,旅行=拍照,那就浪費了。

這是不是就像之前我曾在網路上看到的,照相手機普及網路也相對普遍,於是大家吃飯都是先用手機吃了。不再用眼睛看用鼻子聞。

照相手機的確讓人容易淪陷於表面了,而我是慚愧的一腳踏進去而不自覺。

 

 

『作為一個青年人你就是這個社會最大的資產。
而你把自己的價值看得非常的飄渺,飄渺到你只為自己消費,而不願意生產值得別人消費的東西的時候,我覺得我們的資產先否定自己,這個社會的資產當然就會泡沫化。』

 

我必須說這是我們(或許還有下一代下下一代?)這一代教育的悲哀,當然我沒有要推卸責任的意思。

只是以前國小時老師說:「只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但事實是,我們早就知道自己無法做大事更沒有做大官的奶水。

小時候發夢想要做的那些"大事",都被推翻說沒前途。於是我們學會不要說我要做大事,只要學會閉嘴就好。

在那個年代,大人們不就是教育我們"要做個具有巨大消費能力的人",應該不會有父母親拍拍自己的小孩的肩膀,滿懷溫馨的笑容期許他未來是位優秀的生產工的。

我不知道為何大人們泯滅我們做大事的夢想,然後出社會後,突然又要我們具有做大事的胸懷?

當一個你從未擁有過的東西,又要怎麼完成它?

所以我想有很多人的夢想,都是走過一遭也許跌個狗吃屎也許撞得狗血淋頭也許曾經走投無路後,才撿起曾經的那些所謂做有意義的事情的夢想。

我突然想到<三個傻瓜>裡面說的,跟隨心靈,追求卓越,成功就會出其不意的找上門。


 

 

創作者介紹

[ Footnotes ]

過氣少女廢歐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